Lin幺

【韩叶】算了吧,就原谅他的执拗与孤勇

-

叶修在隆冬的清晨踏上Q市的土地,推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的那一刻,扑面的寒风把他猛地震住,让他不得不停下来拢紧羽绒服。

他在前往酒店的半途中被晃得睡意朦胧,忽然听见司机操着一口Q市口音的普通话叫醒自己,面色赧然,他听了三遍才勉强听懂,出租车故障了,司机让他再拦别的车,或者找人来接,因为实在抱歉,也免了叶修车费,那计价表已经跳到一百以上了,叶修想,Q市人还挺实在的。

可更实在的问题是,拦不到车,在冷风里等了二十分钟后,他无可奈何叹了口气,问同样在等拖车的司机借了电话,找人来接他。

他在Q市实在没什么亲近的亲戚朋友,但要说纠葛不清的人,还真有一个。

叶修跟司机商量一声,又回出租车里等着,只是这车出了故障,连空调都开不了,没一会他就开始发寒,不停地呵着手试图取暖。

过了半个小时,来接他的人到了。

叶修从出租车上下来,又是一阵哆嗦,看见驾驶座下来一个高大健壮的人也没理,一阵小跑就上了他的车,一边还指挥人:“老韩,哥的行李还在的士后备箱。”

叶修坐在副驾驶,被暖风一吹,才觉得全身血液都流畅了起来。

韩文清回到车上的时候,就看见叶修歪歪扭扭地瘫在座位上,蓬松的羽绒服被椅背挤压,多余的布料全堆在身前,把叶修裹得只留一个脑袋。

韩文清重新发动汽车,一手摸了摸叶修的手,指尖还泛着透骨的冷,忍不住把靠近自己的左手拉到身上暖着,状似不轻易地问:“大清早的来Q市做什么?”

“来看你啊。”叶修笑。

听闻此话,原本一丝不苟盯着路况的韩文清终于忍不住回过头看了叶修一眼,他一贯无辜的下垂眼染了点点笑意,喜人了不少。

韩文清敛敛神,没回应。

打嘴仗他从来没赢过,保持沉默才能避开陷阱,这是他的叶修打交道以来最大的经验教训。

叶修见他没应答,也不介意,支着脑袋看向窗外。

Q市这个地方,他向来来去匆忙,上次来,还是荣耀第十赛季对阵霸图,可他哪一次也没有好好看看这里的街道、天空,其实这里挺好的,养出来的人都有一种豁达的热忱。

韩文清也没问叶修订了什么酒店,径直把他带去了自己家。

叶修换拖鞋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订了酒店,不住也不给退押金那种。不过他看韩文清一派坦然的样子,想想还赚了,耸耸肩就跟他进了客房。

韩文清给他把行李箱放进屋子,开了暖气、铺好床,转身就看见叶修靠在门框上点着头,非常满意的样子,伸手就往他后脑勺来一下,说:“才七点,先睡会,中午叫你起床。”说着把他推到床上,还帮他把羽绒服脱了,睡衣就放在一边。

他服侍得妥帖周到,叶修也接受得理所当然,只是叶修嘴上不饶人,总要说几句过把瘾。

“老韩,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还像个老妈子啊。”

韩文清捏了捏他的脸,问:“是不是不想睡了,不睡就跟我出去跑步。”

叶修是谁,给张荣耀账号卡和电脑,他能窝着一整天不动弹,要他去跑步,没门!他脚上使劲,把韩文清踢开,哼声道:“跑你的步去,哥要睡了。”

人一放松,奔波的疲乏感就涌了上来,叶修甚至还没来得及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,意识就已经混沌,拥着被子沉沉睡去。

韩文清却平静不下来,站在跑步机上迟迟没按下开始的按钮。

他和叶修,已经半年多没联系了,更甚者,世邀赛结束之后,他再也没得到过关于他的任何消息,冷不丁在一个深冬的早晨接到他打来的电话,意外远远大于惊喜。

尽管他下意识地照顾叶修,但其实他不知道怎么处理两个人现在的关系,在纠葛的十几年之间,他的一往无前,在叶修那碰了太多次软钉子。

第六赛季时:

“叶修,我们可以的。”

“再说吧,比赛要紧。”

第八赛季时:

“你这样一声不吭就消失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,逞英雄很好玩吗?”

“老韩,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对的决定。”

第十赛季时:

“老韩,我走了,没了我这个对手可不要太难过啊。”

“不止是对手......”

“老韩,你的荣耀可还没结束。”

世邀赛后:

“恭喜。”

“哥的冠军奖杯好看吧?可惜你没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第十一赛季结束:

“叶修,我退役了。”

韩文清可还清楚记得,他告诉叶修自己退役的那条消息,至今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。

叶修整整睡了五个小时,中午才醒了过来,拖着脚步出门时,韩文清刚把饭菜端上桌,他嘿嘿一笑,韩文清厨艺好他是知道的,联盟初期条件不好,霸图和嘉世比赛时,韩文清经常给他做饭。叶修象征性地鼓鼓掌,夸了韩文清一声:“韩大厨,厨艺见长啊,棒棒的。”

该吃吃该睡睡,叶修就真的像是去朋友家串了个门,把韩文清家当自己家,一点都不生分。本来即将相安无事过了这一天,晚上的时候,韩文清却终于发难了。

韩文清为人向来直接,对待叶修的事更是容不得含糊。

叶修正抱着抱枕迷迷瞪瞪地看着体育频道转播的篮球赛,韩文清擦着头发走近,扳过他无精打采的脸,认真地说:“叶修,我们谈谈。”

叶修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,眼神聚焦在韩文清双眼上,等了许久才开口:“我挺喜欢你的,我们搭伙过日子吧。”

如叶修预想的,韩文清并没有欣喜若狂,反而皱紧眉头,脸颊的肌肉鼓动,他要生气了。

“老韩,听我说完。”叶修轻轻拍着韩文清的手臂,拉他坐在自己旁边,自己盘起腿转向他的方向。

“我们认识十几年了,彼此的心思哪有不明白的,我必须谢谢你,对我十年如一日,但我也必须拒绝你,因为那时我们还有荣耀,我们还是对手,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,我也不希望因此影响比赛,我不想自己后悔,更不想你后悔。”

“只是这样?”韩文清捧着叶修的脸,确认这个人没有在开玩笑。

“只是这样。”叶修很肯定。

任谁无数次被拒绝后,突然被对方告白,都会难以置信,可韩文清明白了。荣耀对于他们而言太过神圣,那片战场承载了他们的青春、热血、梦想、极致的伤痛和喜悦,成了他们不可剥离的一部分生命。荣耀依赖于技战术,但选手心态却也至关重要,叶修远比他理智,克制两人的关系,当两人只能是对手时,比赛才会越纯粹,这是叶修对于他们的梦想与追求最好的保护。

叶修任韩文清像养小猫那样,轻轻抚摸自己的脖颈,他也难得温温顺顺靠着韩文清的胸膛,然后垂下头,手指抠着抱枕,心虚地坦白:“其实你的退役声明我有看,但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害怕,不敢联系你。”

感受到脖子上的手一下收紧,叶修停顿了一下,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韩文清,确定他不会把自己捏死后,接着说:“谁知道离了荣耀,我这个人还重不重要啊,如果打扰你,那多不好……”

韩文清都快给他气笑了,使劲把他摁自己怀里,让他知道自己到底重不重要。

虽然这个人有着小小的任性,做事一意孤行,但他没有错,虽然自己有些受伤,但也被他默默保护着,能怎么办呢,还是得原谅他的执拗与孤勇,这正是他独有的温柔啊。

坦白之后叶修松了口气,开始在韩文清家过起养小猪的生活,每天睡到太阳晒屁股,起床就开始打荣耀,饿了就指挥韩文清给自己做饭,或者跟着韩文清在Q市遛遛,日子惬意得不行。

但他最喜欢的,是和韩文清在沙发上窝着什么也不干,韩文清会让自己趴在他身上,一双大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头发,然后他们会不自觉地开始接吻。

韩文清喜欢慢慢磨着叶修的嘴唇,等他不耐烦地伸出舌头,再借势含住,勾着一起深吻,时间稍微长一些,叶修就会没力气,躲也躲不开,只能趴在韩文清身上任他作为。

但没关系,叶修自己觉得挺好,韩文清挺好,生活也很好,就算过一辈子都不算糟糕。


评论(3)

热度(98)